• 题:
  • 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0197号(商贸旅游类011号)提案答复的函
  • 号:
  • 2019-1555036962720
  • 主题分类:
  • 政协提案复文
  • 号:
  • 国市监提〔2018〕347号
  • 所属机构:
  • 信用监督管理司
  • 成文日期:
  • 2019年04月12日
  • 发布日期:
  • 2019年04月12日
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0197号(商贸旅游类011号)提案答复的函
 
鲁晓明委员:
    您提出的《关于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中加强信用监管体系建设的提案》收悉,现答复如下:       
    随着商事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市场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同时,我们始终坚持“宽进与严管”相结合,推动市场监管重心由传统的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逐步建立以“双随机、一公开”为基本手段、以重点监管为补充、以信用监管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相关部门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中,加强信用监管,逐步形成信用监管长效机制,开展了大量工作。
    一、近年来开展的工作
    (一)加强信用标准体系建设。
    社会信用标准体系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建设对于规范社会信用信息的征集,实现社会信用信息的共享,促进社会信用信息的应用,提升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质量和效益,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按照国务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要求,目前,国家标准委已先后发布了《信用主体标识规范》《合格供应商信用评价规范》《企业诚信管理体系》《法人和其他组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规则》等社会信用国家标准43项,已立项在研的《信用信息分类规范》《检验检测机构诚信评价规范》等社会信用国家标准11项,涵盖了基础通用、质量信用、企业信用、电子商务信用、信用信息共享等领域标准,构建了社会信用标准体系。
    (二)建立完善统一的信用管理平台。
    为进一步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服务信用监管,实现信用信息的归集共享和公示,落实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我们建设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全国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信用中国”网站、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有力地支撑了商事主体信用监管体系的构建。2017年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全面建成,实现了“一网归集、三方使用”的总体目标(“一网归集”是指依托企业信用信息一体化网络平台,实现政府部门涉企信息、企业年报和即时公示信息的统一归集、公示。“三方使用”是指服务于企业主动接受社会监督、积累自身信用,服务于各级政府部门共享涉企信息、实现工作联动,服务于社会公众查询判断全国1亿多户市场主体信息和信用状况、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避免交易风险)。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持续扩大,公示系统累计访问量达到488.7亿人次,今年日均访问量达5356万人次。
    发展改革委建立了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联通44部门、所有省区市,归集各类信用信息超166亿条,为推进全国信用信息共享交换,促进公共信用信息与市场信用信息融合互动提供了平台支撑。同时,发展改革委开通运行“信用中国”,为社会提供“一站式”信用信息查询服务。为提高金融信用信息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人民银行建设了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广泛应用于各类放贷机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已累计收录9.57亿自然人和2524万户企业和其他组织的信用信息,2018年1月至3月累计查询4.03亿次和2265万次,为减少信息不对称、防范金融风险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制定发布涉企信息归集资源目录。
    按《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部门涉企信息统一归集公示工作实施方案的复函》要求,原工商总局负责制定发布《政府部门涉企信息归集格式规范》,定期汇总发布《政府部门涉企信息归集资源目录》。2017年2月,原工商总局发布《政府部门涉企信息归集资源目录》,成为政府部门涉企信息统一归集、公示的重要参考。2018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与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印发《关于更新调整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等信用信息数据归集公示标准的通知》,进一步规范了涉及公民、法人及非法人组织的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数据标准,有利于提升数据质量,优化数据归集公示机制。截至2018年6月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已归集涉企信息5.95亿条,全部以社会信用代码为索引记于企业名下并向社会公示。
    (四)推进政务信息资源的互联互通。
    为加快推进政务信息系统互联和公共数据共享,国务院于2016年9月印发《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对打破“信息孤岛”,规范政务部门间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工作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2018年6月,为加快推动电子政务,进一步打通信息壁垒,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进一步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政务服务“一网、一门、一次”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坚持联网通办事是原则、孤网是例外”、“加强政务信息资源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互联互通和协同共享”,推动企业和群众办事线上“一网通办”,线下“只进一扇门”,现场办理“最多跑一次”,让企业和群众到政府办事像“网购”一样容易。市场监管总局率先在国家数据交换共享平台开通面向各部委、省级人民政府的企业信息查询验证接口,发改委、交通部、重庆市、浙江省、北京市、贵州省等已累计查询4.4万次。截至2018年6月底,市场监管总局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向各中央部门推送5229万条企业基础信息,异常名录信息1111万条、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信息43625条。
    (五)加大守信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力度。
    为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国务院于2016年5月印发《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对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的原则、内涵、方式方法等作出了具体规定。2017年11月,发改委与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和规范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对规范各领域红黑名单的认定、奖惩、修复和退出,有力有序、规范透明地推动联合奖惩作了较为明确的规定。目前,各政府部门累计签署针对A级纳税人、海关高级认证企业等5个守信联合激励备忘录,签署针对税收征管、工商监管、法院执行等31个失信联合惩戒备忘录。在法院执行领域,截至2018年4月中旬,全国法院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1036万人次,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1088.8万人次,累计限制购买高铁动车票416.4万人次,累计限制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董监高”25.68万人次,200多万失信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了义务。
    在市场监管领域,以《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为依据,原工商总局先后制定了《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建立完善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和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制度,为落实对失信市场主体的联合惩戒打下了坚实基础。2015年9月,原工商总局会同38部门签署《失信企业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对失信企业开展各部门信息共享、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措施达成一致意见,明确了各部门对失信企业采取的90项具体的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措施。截至2018年6月底,经营异常名录实有企业438.9万户,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企业4.1万户,全部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进行公示,并及时推送至各政府部门,各政府部门对失信企业在银行贷款、政府采购、工程招投标、国有土地出让、授予荣誉称号等工作中,依法予以限制或禁入。
    二、下一步工作安排
    市场监管总局按照《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要求,提高政治站位,加强顶层设计,将职能转变作为首要任务,力争形成覆盖全领域全流程的新型市场监管体系,要整合相近职责,实现统一的信用监管,将信用监管落实到位。我们将以改革为契机,以创新事中事后监管方式为目标,与有关部门一道积极推动信用监管制度机制建设,重点开展好以下工作:
    一是按照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要求,进一步积极推进信用标准化工作。加快推进《信用信息分类规范》《检验检测机构诚信评价规范》等11项国家标准研制制度,进一步完善标准体系。在公共信用信息采集、分类和共享,企业信用评价和管理等方面立项下达一批重点急需的国家标准。加强相关标准的宣贯实施工作,为加强信用监管做好标准支撑。
    二是继续推动企业信息公示立法的完善,加强对《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实施情况的调研评估,实施启动《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修改工作,不断丰富企业信息的内容,强化企业年报和自主公示信息的意识,进一步完善经营异常名录、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制度等制度,构建完善信用监管体系。
    三是全面深入推进涉企信息归集共享。坚持把数据共享作为重点,在打通信息孤岛和推进系统整合上下功夫,推动企业信用信息流转更加通畅。加快统一政府部门涉企信息数据口径,推动涉企信息归集共享的标准化、自动化、提高归集覆盖率,实现相同信息“一次采集、一档管理”和通过“数据网上行”让“企业少跑路”,更加便利群众办事创业。
    四是积极推进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加强机构改革后,对各领域“黑名单”制度与联合惩戒措施的梳理和研究,完善企业经营异常名录、“黑名单”和信用修复制度,推动实现联合惩戒的自动化、信息化,促进各项惩戒措施落地,实现“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五是充分利用大数据实现精准监管。坚持把拓展应用作为方向,在完善风险预警和开展动态监测上下功夫,推动信用监管和大数据监管更加精准。充实完善国家公示系统公示内容,为机构整合和职能优化提供支撑。协调指导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将公示系统涉企信息与互联网数据资源有效关联,推动对企业生存发展状况、生产经营行为、违法违规风险的研判、预测、预警。加大国家公示系统宣传,营造良好社会氛围。
    六是做好重点领域的信用监管工作。筹划开展食品安全监管信息化建设,实现各政府部门之间食品安全监管信息的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向社会开放食品企业信用信息等数据。推动出台《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和《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以信息化手段构建执业药师信用体系。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系统信用信息记录,健全信息公开和共享机制,积极推动构建知识产权领域联合奖惩机制。组织制定认证机构及认证人员失信信息管理规定,推动检验检测机构信用平台建设,加大对失信检验检测机构的信用监管力度。
    七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推进构建社会共治局面。在释放信用红利上下功夫,推动社会应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更加便捷。开通公示系统APP新版、微信小程序等移动应用场景。在确保公众安全便捷、稳定可靠查询的同时,采取提高硬件配备、优化访问限制、开通云安全策略、设立白名单制度等措施,保障银行、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的大规模、高频度、专业化应用。加强与行业协会、社会组织、互联网平台等的信息协作,依法有序开放涉企信息,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和平台型企业对企业的组织、协调、规范、引导功能,扩大社会监督,推进多元共治。